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作为数据目录产品,Data Catalog 通过汇总技术和业务元数据,解决大数据生产者组织梳理数据、数据消费者找数和理解数的业务场景,并服务于数据开发和数据治理的产品体系。本文介绍了字节跳动Data Catalog系统的构建和迭代过程,将分为上、下篇发布。上篇围绕Data Catalog调研思路及技术架构展开。下篇重点介绍Data Catalog关键技术和未来规划。


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文 | 邱艺朴、大滨  来自字节跳动数据平台开发套件团队


DataLeap

关键技术

构建一个好的Data Catalog系统,需要考虑的核心产品设计和技术设计有很多。篇幅所限,本文只概要介绍技术设计中最核心重要的部分,更多细节展开可参照后续的文章。

01 – 数据模型统一

将不同元数据的数据模型统一,是降低接入成本和维护成本的重要前提。系统的数据模型,基本参照了Apache Atlas的设计与实现。一些基本概念简单介绍如下:
  • 类型(Type):描述一类元数据,由多个属性组成。例如,hive table是一类元数据,hive_db也是一类元数据。Type可具备继承关系。按面向对象的编程思想,可以理解type为一个Class。
  • 实例(Entity):代表一个type的具体事例。一个entity可能作为一个属性存在于另一个entity中,例如hive_table中的db属性,db本身也是一个entity。在面向对象的编程思想中,一个entity可以认为是一个class的instance。
  • 属性(Attribute):属性的集合组合而成为一个Type。属性本身的类型(typeName)可能是一个自定义的type,也可能是一种基础类型,包括date,string等。例如,db是hive_table的一个属性,column也是hive_table的一个属性。
  • 关系(Relationship):一种特殊的Entity,用以描述两个Entity之间的关联模式。
在实际应用这套类型系统时,我们有两个方面比较有特点:

继承与组合的广泛使用

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字节的业务场景十分复杂,为了充分复用各种元数据类型之间的相似能力,又获得足够的定制灵活性,我们为每类元数据设计了父Type。比如,Hive Table和Clickhouse Table,都含有名称、描述、字段等属性,他们都继承自DataStore这个父Type。
另外一种情况,有些类型的实体可以作用于多种其他的实体,比如一张Hive表和一堆被组织在一起的业务报表,都可以被用户收藏或点赞。我们将收藏、点赞这些行为也抽象为实体,并通过关系与Hive表、业务报表集合等相关联。这种思想,类似编程中的组合或者是切面的概念。
调整类型加载机制
在实践中我们意识到,跟某种数据源相关联的能力,应该尽可能收敛到一起,这可以极大降低后续的维护成本。对于一种元数据类型定义,也在这种考虑的范围之内。我们调整了Apache Atlas加载类型文件的机制,使其可以从多个package,以我们定义过的目录结构和先后顺序加载。这也为后面的标准化奠定了基础。

02 – 数据接入标准化

为了最终达成降低接入和维护成本的目标,统一了类型系统之后,第二步就是接入流程的标准化。
我们将某一种元数据类型的接入逻辑封装为一个connector,并通过提供SDK的方式简化connector的编写成本。
以使用最广泛的T+1 bridge接入的connector SDK为例,我们参照时下流行的Flink流式处理框架,结合T+1 bridge的业务特点,实现了如下模型:

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  • Source:从外部存储计算系统等批量拉取最新的全量元数据。数据结构和字段通常由外部系统决定。概念上可对齐Flink的source operator。
  • Diff Operator:接收source的输出,并从Catalog Service拉取当前系统中的全量元数据,做差异对比,产出差异的部分。概念上对齐Flink中的某一种自定义的ProcessFunction。
  • Event Generate Operator:接收Diff Operator的输出,根据Catalog系统定义好的格式,将差异的metadata转化成event格式,比如对于新建的metadata,转换成CreateEvent。概念上对齐Flink中的某一种自定义的ProcessFunction。
  • Sink:接收Event Generate Operator的输出,将差异的metadata写入Ingestion Service。概念上对齐Flink的sink operator。
  • Bridge Job:组装pipeline,做运行时控制。概念上对齐Flink的Job。
当需要接入新的元数据时,通常只需要重新编写Source和Diff Operator,其他组件都是可直接复用的。标准化的connector极大节省接入和运维成本。

03 – 搜索优化

搜索是Data Catalog中,除了详情浏览外,最广泛使用的功能,也是数据消费者找数最主要的手段。在我们的系统中,每天有70%以上的用户都会使用搜索功能。
搜索是一个相对成熟的技术领域,针对元数据的检索可以看作是垂直领域的搜索引擎。本节概要介绍我们在设计实现元数据搜索引擎时的收获,更多的细节展开,会有后续的文章。
在实际场景中,我们发现公司内的元数据搜索,与通用搜索引擎相比,有两个十分显著的特点:
  • 搜索中存在部分很强的Pattern:用户搜索元数据时,有一些隐式的习惯,通过挖掘埋点中的固定pattern,给了我们针对性优化的机会。
  • 行为数据规模有限:公司内部的元数据搜索用户,通常是千级别,而每天搜索的点击次数是万级别,这个规模远远小于对外的通用搜索引擎,也造成很多模型没法及时收敛,但也一定程度上给我们简化问题的机会。

    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    我们设计的元数据搜索,架构如上图所示。粗略来看,可以划分为两大部分:
    • 离线部分:负责汇集各类与搜索相关的数据,做数据清洗或者模型训练,根据不同的用途,写入不同的存储,供给在线搜索模块使用。
    • 在线部分:分为搜索理解、召回、精排三个主要阶段,步骤和概念上与通用搜索引擎对齐。
    针对上面分析的特点,我们在搜索优化时,有两个对应的策略:
    • 对于强Pattern,广泛使用Rule-Based的优化手段:比如,我们发现很大一部分用户在搜索Hive时,会使用“库名.表名”的pattern,在识别到query语句中有“.”时,我们会优先尝试根据库名和表名检索
    • 激进的个性化:因用户规模可控,且某位用户通常会频繁使用某个领域的元数据,我们记录了很多用户的历史行为细节,当query语句与过去浏览过元数据有一定文本相关性时,个性化相关的得分会有较大提升

      04 – 血缘能力

      血缘能力是Data Catalog系统的另外一个核心能力。自动化的,端到端的血缘能力,是很多业界系统宣称的亮点功能。构建完备的血缘能力,既可以帮助生产者梳理、组织他们负责的元数据,也可以帮助数据消费者找数和理解数据的上下文。
      字节跳动非常关注数据价值,业务也复杂,对我们数据血缘链路的建设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本节只概要介绍我们搭建血缘链路时考虑的核心问题,更多细节可以参照之前的文章:字节跳动内部的数据血缘用例与设计
      首先,数据血缘的系统边界是:从RDS和MQ开始,一路图经各种计算和存储,最终汇入指标、报表和数据服务系统。
      其次,在设计系统时,我们充分考虑了血缘链路的多样性和复杂性。如下图所示,我们通过T+1和近实时的方式,获取各类任务系统中的信息,根据任务类型,调用不同的解析服务,将格式化过的血缘数据写入Data Catalog系统,供给下游的API调用或者MQ、离线数仓消费。

      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      最后,在血缘质量衡量上,我们通过定义有效的血缘准确率、覆盖率和时效性,来确保血缘信息的准确、全面和实时性。
      当前,我们的血缘能力已经广泛应用于字节的数据资产、数据开发和数据治理等领域。

      05 – 存储层优

      如前面介绍,在存储层,我们借用了Atlas的设计与实现。Atlas的底层使用JanusGraph做图引擎。JanusGraph 是基于Gremlin 图查询语义实现的计算引擎,其底层存储支持HBase/Cassadra/BerkeleyDB等KCV结构的存储,同时,使用ElasticSearch作为索引查询支持。
      当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元数据接入系统,图存储中的点和边分别到达百万和千万量级,读写性能都遇到了比较大的问题。我们做了部分源码的修改,这边介绍其中比较重要的两个,更多细节请参照后续的文章。

      读优化:开启MutilPreFetch 能力

      在我们的图库中,存在很多超级点,也就是关系十分庞大的元数据。举两种情况,一是列十分多的大宽表,对于一些机器学习的表,甚至会超过1万列;另外一种情况是被广泛引用的底表,比如埋点底表的一级血缘下游就超过了1万。在读取这类数据时,我们发现性能极差。
      与关系型数据库慢查询优化类似,我们通过监控埋点收集到慢查询语句,借助gremlin的profile函数,分析query plan中的问题,并通过构建索引或者改写语句与配置等,做相应的优化。
      开启JanusGraph的MutilPreFetch查询开关,是其中一种情况。该特性的大致实现原理是,在属性过滤的时候, 批量并行获取所有关联顶点的属性,再在内存做属性过滤,而未开启该特性时,则会找到对端的顶点后,每个顶点单独去获取属性再做过滤条件。

      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      需要注意的是,该机制在触发优化时的前置条件:

      – Janusgraph 0.4版本以上且配置打开

      – 语句中不包含limit

      – 语句中包含has

      – 查询结果行数不超过cache.tx-cache-size

      写优化:去除Guid全局唯一性检查

      对于超大元数据的写入请求,也有比较严重的性能问题。比如超过3000列的写入,我们发现需要消耗接近15分钟。
      通过模拟单个超大表写入,并使用arthas火焰图跟踪相关代码, 我们发现在每个JanusGraph图顶点写入时,都会做guid的全局唯一性校验,这里十分耗时。

      干货 | 字节跳动构建Data Catalog数据目录系统的实践(下)

      通过分析,我们发现guid在全局上默认是唯一的,没有必要做这个唯一性检查,同时,我们定义了业务语义上全局唯一的qualifiedName,以此减少不必要的唯一性重复检查。
      配合其他的优化,我们在一次写入大量节点时,节省不少开销,最终性能大致如下:

      优化前

      优化后

      小表(10列以内)

      1~2s

      <100ms

      中表(100-500列)

      3-5min

      2~5s

      超大表(3000列以上)

      15min以上,经常写入失败

      0.5~1min,可写入


      DataLeap

      未来工作

      文中阐述的部分Data Catalog技术和产品功能已经通过火山引擎大数据研发治理套件 DataLeap 对外开放
      接下来,我们提升Data Catalog系统,会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:
      首先,是将元数据往数据资产转化。当前,我们收集了丰富的技术类元数据和一部分业务类元数据,如何将各类元数据,与真实的业务场景关联,将没有直接业务价值的元数据转化为有直接业务价值的数据资产,是我们正在探索的方向。
      其次,是更广泛的应用智能能力。Data Catalog中有很多可以落地的智能化场景,比如搜索推荐,自动打标等,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基础的尝试,接下来会进行更广泛的推广。
      最后,开放能力的搭建。在元数据接入方面,我们准备将其封装成产品能力,提供类似connector市场的功能,便于在ToB市场做更敏捷的合作与推广;另外计划与开源和商用的敏捷报表等
      0 0 投票数
      文章评分

      本文转载自 字节跳动数据平台,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dKdtjlUcN-W30ns8xon5iA。

      (0)
      上一篇 2022-05-08 15:02
      下一篇 2022-05-08 20:23

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订阅评论
      提醒
      guest
      0 评论
      内联反馈
      查看所有评论
      0
     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